如此的“创收”显然贻害无穷

北京晨报:企校“合署办公”侵害师生权益–观点–人民网 原标题:企校“合署办公”侵害师生权益   陕西湖口县舜德乡南湾小学,这几天成为当地的议论焦点。原因是,九江四季九月绿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2年前在当地乡、村负责人的支持下,悄悄进驻。操场上摆放农机和车辆,教室走廊堆放着玉米、肥料等,公司员工还在学校杀猪,严重影响了教学活动。(1月20日《华西都市报》)   本来,企业不仅不能进入校园,而且还应远离学校。这于“支持”所谓“合署办公”的“当地乡、村负责人”何尝不知。这当中有着怎样的交易,其实不言而喻。然而企业出的这几个钱,于“当地乡、村负责人”或以为可观,但一旦以影响学生的学习乃至身体健康为代价,那么,如此的“创收”显然贻害无穷。   都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如果真的把孩子当作我们的未来,重视教育,即使再“穷”,也不会贪图这点其实不过是蝇头小利的“好处”。而如果将心比心,“换位思考”,比如孩子们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学习会受到有可能无法弥补的伤害,再多的“真金白银”也不会在乎。   “合署办公”暴露出我们的不少大人,其中还有的身负官职,却对孩子缺少爱心,急功近利之下,义务教育就必然失去了应有的位置,未成年人的成长和保护,更是微不足道。同时也凸显出教育主管部门监管的软弱和无力。比如南湾小学校长多次电话请示乡中心小学,但后者并无任何作为,直到现在还居然称“不清楚具体情况”。至于湖口县教育局则称“像南湾小学等村级小学,校舍所有权属于当地,所以湖口县教育局没有去处理”,作为全县教育主管部门,居然完全甩手不管,听任如此荒唐的“合署办公”长达两年之久。   其实,这与校舍所有权根本无关,作为一所正规学校,其正常的教学秩序受《教育法》保护。如此“合署办公”,侵害了师生的权益,明显有违法之嫌。也因此,对于相关的责任人,无论是乡、村的违法还是教育部门的失责,都应该依法追究。否则,所谓重视教育终究只是一句空话,而在目前教育经费投入总体不足、教育资源较为有限的情况下,尤其是农村的义务教育,更有可能处在边缘化的位置。

也没主动邀请他去参加朋友家喝酒

男子夜晚醉酒坠河死亡 家属向酒友索赔50余万元-中新网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一起喝酒到底要承担多少责任?今天上午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一起死者家属向死者酒友索赔的案件。去年11月19日,单先生和刘先生一起喝酒,之后把刘先生放在河边让他自己回家,结果刘先生失联了,之后被发现坠河溺亡。刘先生家属认为,单先生没有尽到应有的谨慎注意、照顾、帮助义务和安全保障义务,将单先生告上法庭。   2015年11月19日,刘先生与被告共同参加了一个朋友父亲的丧礼,中午在朋友找的饭店吃完饭后,两人回到小区,之后,被告开车去了歌厅,没多久就离开,随后刘先生又坐上被告的车,去了常营。2015年11月26日刘先生的妻子,也就是原告方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说发现一具尸体,让她去辨认,据介绍尸体是被人在坝河里发现后报警,被警方捞起,经原告确认死者是刘先生,法医检验确认刘先生血液酒精含量为152.5mg 100ml,不排除溺死。   原告方认为,单先生明知刘先生视力为四级残疾,让醉酒的刘先生夜晚独自回家。单先生没有尽到应有的谨慎注意、照顾、帮助义务和安全保障义务。现将其诉至法院要求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共计508489元。   被告方首先对发生在好友身上的意外感到遗憾和惋惜,但强调自己不存在承担法律责任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恳请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被告方认为死者刘先生的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没有查明,不能证明死亡与饮酒有直接和间接因果关系。根据朝阳公安分局《关于刘某某死亡的调查结论》是不排除溺死。而这个调查结论没有查明刘先生的死因,也不能证明死亡与饮酒存在任何因果关系。第二,被告与死者饮酒行为发生在去年11月21日,而发现尸体却在去年11月26日。究竟何时死亡,死于溺水还是死后被人抛尸于河中未能查清。按照常理,冬天河水较浅、河面结冰,死尸不太可能在河里侵泡5天后才被人发现;另外根据《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说刘先生血液乙醇含量为152.5mg 100Ml,人死亡后在水里侵泡5天,他的血液酒精含量如此之高,也不符合病理常识。出于尊重客观事实,为查明死亡时间,对死者和死者家属负责,被告方恳请法院调查刘某某生前几天的手机通话记录,并就人死后血液酒精含量的相关知识征求专家意见。被告方认为自己履行了相应注意义务,不存在将刘先生送回家的法定义务。现有法律并没有规定喝酒的人应当将其他一同喝酒的人安全护送回家。被告不是酒局的组织者,也没主动邀请他去参加朋友家喝酒。晚上喝酒时,被告并未劝死者过度饮酒,且死者实际也没有喝太多的酒,喝酒时一直在玩手机,头脑处于清醒状态。原告打电话要求刘回家时,被告走着将刘送到马路边让其自己打车回家,已尽了相应注意义务。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记者孙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