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它的舰艇数量在增加

日本准航母开赴南海 专家:由防卫转为进攻性姿态–军事–人民网 资料图:日本准航母“伊势”号 人民网北京4月12日电 (记者 黄子娟)据外媒报道,日本海上幕僚监部5日宣布,号称“准航母”的海上自卫队最大级别的直升机驱逐舰“伊势”号,于4月中旬参加印尼海军发起的多国联合演习。军事专家曹卫东在接受北京电视台《军情解码》栏目采访时表示,二战以后,日本从来没有派这么大吨位的作战舰艇出远门,过去只是在近海防御,现在进入南海,体现日本由过去防卫性姿态转变为进攻性姿态。 报道称,此次派遣的“伊势”号拥有海自舰船中屈指可数的直升机起降能力,能够对潜艇发挥警戒和监视威力。日本海上自卫队称,此次派遣比通常的驱逐舰派遣具有更大的意义,水面舰艇与潜艇的配合或将对中国传递出更强硬的信号。按照计划,“伊势”号于4月12日到16日参加在印尼巴东及其附近海域举行的“科摩多-2016”多国联合演习并参加国际观舰式。 曹卫东表示,“伊势”号是日本建造的直升机航母,有贯穿性甲板,可以搭载十架直升机进行反潜及兵力投送,如果将其作为旗舰,还可指挥水面舰艇编队进行作战。此次“伊势”号经巴士海峡进入南海,参加在印度尼西亚举行的观舰式,之所以会引发外界关注,因为二战以后,日本从来没有派这么大吨位的作战舰艇出远门,过去只是在近海防御,现在进入南海,去往东南亚,这是一种军事外交行动。 谈到如何看待日本在南海的搅局行为时,曹卫东表示,将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行动联合起来看,首先它的舰艇数量在增加,过去是单舰或两艘舰去亚丁湾护航,返回途中可能会进行小规模的演习。现在不仅有水面舰艇,还有潜艇,还包括最大的直升机母舰也开到南海,这体现日本由过去防卫性姿态转变为进攻性姿态。 其次,日本舰艇的活动范围从近到远, 过去日本的海上自卫队主要在本土附近进行游弋或巡逻,进行反潜作战。现在将战舰、潜艇派往更远的地方,来到南海,到了中国的家门口。我们不难看出,日本通过修改宪法的解释权以及武器装备转移三原则,是想将自己由经济大国变成军事大国。因此我们不得不警惕和防范,日本继续大力展军力,会否像“鲨鱼”一样,进入大海继而伤人。

将备案执行成审批

自学直考”驾照,破除垄断已经上路社论从4月1日开始,一系列驾考新规正式落地。其中尤为令人瞩目的是,可望打破各地驾校培训垄断的小型汽车驾照“自学直考”试点政策,在全国16个城市启动。另据公安部交管局宣布,自4月1日起,在天津、包头、长春、南京、宁波、马鞍山、福州、吉安、青岛、安阳、武汉、南宁、成都、黔东南、大理、宝鸡等16个试点市(州),将开放试点非经营性小型汽车驾驶证的自学直考。去年12月10日,《关于推进机动车驾驶人培训考试制度改革的意见》正式公布。根据国务院深化简政放权的改革要求,《意见》对驾考报名、驾校教学、驾照补办等流程均做了重大修改,其中就包括自学直考的规定。《意见》明确提出,在有条件的地方,将试点非经营性的小型汽车驾驶人自学直考。今年2月,公安部、交通部和保监会联合下发《关于机动车驾驶证自学直考试点的公告》,并在4月1日之后正式执行。从政策规定的“自学直考”的条件来看,总体门槛依旧偏高。门槛主要涉及两方面,其一是自学用车的车辆类型:车辆在申请地注册登记后,须加装副制动装置、辅助后视镜等安全辅助装置。完成改装后,还要取得监管部门的一系列证明和学车专用标,并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等相关保险。其二是自学者在上路练习时,还得有“具备安全驾驶经历”条件的人员随车指导。随车指导员须符合拿证五年以上,没有吸毒记录,没有发生过重要交通事故等条件。尽管门槛不低,但对自学直考者的学习车辆和指导人员作出规定,这是交管部门的职责所在。事实上,相比过去针对驾照学习过程执行的审批制度(实际上公安部的法规只显示“备案”,但执行中沦为审批),16城市的试点政策表明准入制度改革已经落地,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变化。此前,公民考驾照必须要去经过交管部门审批合格的驾校学习,这就使得驾校成为了公民到领证之间的必经中介。正是有了这一必经中介,垄断的恶劣影响开始滋生,一批态度恶劣、收费不规范、潜规则盛行的“中国式教练”横空出世。此外,新政还规定了任何国家机关以及驾驶培训和考试主管部门,一律不得举办或者参与驾驶培训机构;公安、交通部门工作人员及其配偶、子女不得以任何形式经营或参与经营驾驶培训机构。将备案执行成审批,将驾校变成监管者的后花园,两种现象的存在,构成了驾校混乱的根本原因。作为监管者的交管部门,退出驾校的运营,是建设服务型政府最为基本的准则,新政落地,相信滋生腐败的土壤正在被铲除。前置审批改为公开准入,权力部门退出驾校运营,这两点政策上的松绑,势必带来市场的相应反馈。尤其在互联网+如潮如涌的当下,驾校作为一块千亿级别的蛋糕,投资者与创业者早已跃跃欲试。到目前为止,市场上也的确出现了一些或轻或重的互联网驾校公司。这些公司中,既有模仿uber共享经济思维的抢单模式,也有试图销售预约学车软件的科技先锋,还有作为信息平台导流的类型。尽管互联网在驾校领域的冲击还远未形成规模影响,但从试点新政来看,个人与驾校的关系被打破,将随之带来教员与驾校之间关系的改变,而后者的个体化趋势,将如同出租车司机从出租车公司独立出来,必然会促使部分教员开始从驾校离开。自学直考的新政还仅仅是在16个市(州)进行试点,但“中国式驾校”的变革已经开始。在互联网力量的推动下,传统驾校的危机才刚刚开始。在这场更趋多元选择的驾考改革中,老迈的驾校也许将在新的潮流中丧失生机,新的智慧驾校将迎来希望。更值得注意的是,与很多领域类似,互联网+驾校的改革将会引发一些新的争议和困境,而如何从发展和服务的角度做出既灵活又严格的监管,这将是市场留给监管部门的一个不可绕过的难题。【更多新闻解读,微信添加公众账号“今日话题”收听】